10月最新发行!惊极乐队首张单曲《惊极幻见》深度访谈

10月最新发行!惊极乐队首张单曲《惊极幻见》深度访谈


 无 容 千 面     惊 极 再 现  

 破 茧 蜕 变     羽 化 幻 见  


10月最新发行!惊极乐队首张单曲《惊极幻见》深度访谈


毫不夸张地说,2001年成军的惊叫基督乐队,以他们新颖和超越性的黑暗交响风格在中国乃至亚洲金属界都有着资深的位置和很高的音乐界专业认同。从2009年在号角唱片Mort Productions发行首张专辑《暗月蚀》开始到现在的十年的时间里,他们为中国金属界带来了一张又一张高音乐品质的金属专辑。这些音乐成就使他们的专辑在美国发行,他们的名字得到了亚洲、乃至欧美和全世界地下金属界的强烈关注。


在2016年发行的专辑《千面无容》更是一张将乐队自身独树一帜的音乐理念推向全新高度的丰碑之作。严肃、激进、拥有民族性特点的现代派交响黑死风格,在古典音乐的激情中迸发出无限令人惊喜的金属乐能量。压迫与释放并存、起伏不断的听觉感官在拥有感性的自由灵感中形成不拘一格的创作特点。《千面无容》是中国金属音乐在创作技巧上难以逾越的优秀作品,代表着乐队对于现代金属音乐敏锐的直觉和拥有一定高度的理想主义音乐观。


2019年9月乐队突然更名中文名“惊极”同时,公布了在号角唱片于10月即将推出他们的首张单曲加现场集锦CD+DVD《惊极幻见》的消息。这首精彩的单曲延续着惊叫基督时期的全部音乐特点同时,也代表着他们再度的音乐进化。空灵无尽的黑暗磅礴之美萦绕在风云迭起、空间交错的幻界乱象之中,无尽的时光与维度更迭展现生命极致的无穷与虚无。惊极正以全新的音乐世界观如幻见般向人们展现着黑暗无尽的虚空之美。



 惊极乐队首张单曲《惊极幻见》 

10月最新发行!惊极乐队首张单曲《惊极幻见》深度访谈

10月最新发行!惊极乐队首张单曲《惊极幻见》深度访谈

如遇二维码失效

椱ァ製这段描述₴XWduYnKtTMc₴后到👉◇綯℡寳👈[来自88VIP的分享]



惊极乐队最新单曲首发中日联合专场 

10月最新发行!惊极乐队首张单曲《惊极幻见》深度访谈

10月最新发行!惊极乐队首张单曲《惊极幻见》深度访谈10月最新发行!惊极乐队首张单曲《惊极幻见》深度访谈





下面让我跟随乐队来了解一下乐队更名背后的原因以及最新单曲《惊极幻见》的点点滴滴。


10月最新发行!惊极乐队首张单曲《惊极幻见》深度访谈

采访者:罗二佑

受访者:杨诚/主唱、张毅/贝斯、陈洁珺/吉它、田申/键盘、Mark/鼓手



罗二佑:首先恭喜你们在即将在10月25日推出更名以后的首支单曲《惊极幻见》。很多乐迷都想了解一下,作为一支成军近二十年的乐队,为什么想在现在更名为“惊极”呢?这背后有什么原因吗?


杨诚:从乐队发展的历程来看,2006年其实是乐队开始蜕变的一个年份,从音乐创作方式、风格、歌曲表达内容到乐队成员构成都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下,乐队成立之初的名称显得和乐队本身不是那么匹配。其实从2009年乐队发布第一张专辑以来,我们一直都在尝试去寻找一个更加适合乐队音乐内容的名字,只是一直没有等到一个最为合适的时间点。随着近年来国内音乐市场的不断发展,市场环境的慢慢成熟和完善,各方各面对于一个乐队的存续其实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乐队成员对于音乐和乐队的认识也在发生转变。如果说之前做乐队只是为了自己高兴或者小团队满足的话,更不更名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但是,伴随着作品的不断推出和巡演的进行,我们慢慢意识到我们更应该关注那些一直在支持我们的人,我们应该拥有一个更恰当的名字。综合乐队过往和之后应该会有的音乐内容,“极”字的内涵以及其可以表达的意境应该是一个比较贴切的概括。“惊极”的文字组合也不会让大家对我们太过陌生。


张毅:其实我们乐队有过很多的名字,“呐喊的xx”,“奔跑的xx”,这些名字存在于各种音乐演出批文当中 (捂脸)



罗二佑:乐队更名以后,原有的音乐风格会有什么变化吗?和以前相比有什么新的设想吗?


陈洁珺:其实我没有在意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希望我们的风格会受到某种规划。虽然我们的风格定义为交响黑金属,但是假如完整的听完我们的专辑,你会发现很多不同的元素。作为乐队的主创,我一直希望创作这件事情能不停给我自己带来新的乐趣和兴奋点。所以,改名并不是个转折点。你可以发现我们一直在尝试突破,过去是,未来也是。



罗二佑:你们为这次乐队的更名做了哪些准备呢?那么这支单曲代表了一个全新的惊叫基督吗?


陈洁珺:反正这是一首让我自己很兴奋的歌曲。我第一次拿给队友听,他们也非常兴奋。这在我们以前的歌曲中其实是不常见的。所以,全新的惊叫基督不至于,但是肯定值得期待。


张毅:其实不光名字,我们还尝试做了一些其他的改变,不过现在还是想保密。等大家到了现场就知道了。



罗二佑:谈谈这首新单曲的音乐本身吧,能说说关于《惊极幻见》这首单曲创作的相关事情吗。


陈洁珺:关于这首歌,其实和以前是有一些变化。从创作方式上来说,以往都是在乐谱上创作,像搭建一个建筑一样去构造一个歌曲,因为我从小一直疯狂热爱古典乐,我希望像古典的音乐家那样去创作音乐。而这次,我直接在DAW里通过音频创作,直接从最终的声音角度去创作这首新歌。所以,复调的构筑没有以前精细,但是多了更多灵感闪现的瞬间。因为你知道,假如你要纪录乐谱的话,往往想的很好,写下第一个音的时候,你就忘了后面的音怎么写了,就像灵感瞬间死了。而直接录音却解决了这个问题,创作变得更有趣了!

另外一个改变在于,这三年来,我上班的工作是负责一个新品牌ASM的合成器研发。最近我们终于自主研发成功了中国第一台量产的合成器Hydrasynth,并且获得了非常好的评价!所以,其实这三年来我工作的时候,都在研究合成器。合成器带来太多声音上新的可能性,包括上海的牢铝乐队,在这方面的尝试也异常出色。我想这个元素可能会长久出现在我们未来的音乐里。


杨诚:从歌词的创作过程来看,新歌也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乐队前三张专辑的作品大多是在整体音乐编配成熟以后我根据我自己理解的音乐所具备的色彩和意境表达出构创的文字画面。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文字意向和大嘴(陈洁珺的外号)想要用音乐表达的主题能够匹配。这次的新歌是“命题作文”,大嘴在把音乐扔出来的同时还划定了“玻尔兹曼大脑”的概念。当然,单纯去描写或者勾勒一个西方既有的哲学或者科学概念是对我完全没有吸引力的事情,我更乐于将这些概念结合自己过往对于事物的理解,从而形成一个更有意思的表达。另外,对比以往的创作,新歌的歌词也更加直接,这也非常巧合的匹配了大嘴所描述的音乐创作过程。



罗二佑:新单曲《惊极幻见》在题材方面想表现什么呢,和之前的作品有差别吗?


陈洁珺:这次的题材很有趣。我从小就很喜欢科学和一些哲学。以前我们的歌曲题材中,往往有涉及科学和哲学。但是这首歌的题材结合了科学和哲学。其实玻尔兹曼大脑对我们现代人来说,是一个并不新鲜的假设,但是试图用音乐描述出这种世界观,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过程。我很满足!

罗二佑: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张单曲唱片的曲目构成吧,除了单曲以外,附加的音频和视频都是怎样的内容呢?


张毅:除了新歌,我们还收录了去年在东京巡演的现场的音频和视频。这是第一次我们尝试现场录音,我们相信,金属乐的灵魂还是在现场,所以希望能给大家不同的体验。



罗二佑:你们刚刚从韩国演出归来,在去年你们也去到过日本演出。日本和韩国演出怎么样?你们有什么感触吗?有什么有趣的见闻吗?


田申:巡演的中日韩三国金属乐队都有几个共同特点:烧钱,执着以及年纪大。


张毅:首先我想说出去演出最大的感受就是乐迷都很热情,金属无界这句话还是真的,无论乐迷还是乐手,虽然语言交流不是那么顺利,但是大家都能找到共同的话题,特别是对金属乐的理解,爱好以及其他。

在日本的时候带去的CD第一站东京就卖完了,导致在名古屋和大阪只能提供合影服务。大阪的时候有个乐迷还拿出了我们美版的《宙海》让我们签名。当时还是真的很吃惊。不过日本歌迷总体在现场会比较含蓄。

相比较之下,韩国乐迷现场更燥一点,我们演出的那天还是台风玲玲正面硬刚首尔,现场依然爆满。主办方让我们压轴,老实说我还是有点担心的,但是演到最后被歌迷喊了返场,下场还有歌迷来握手说感谢我们来首尔做了精彩的演出。还是挺开心的。

最后想说,国内的场地这两年进步很明显,去了韩国日本以后发觉国内的场地比起日韩硬件上已经毫不逊色了。


Mark: Personally, I would hope these are the first of many.  Contacts and fans have been made.  Hopefully the sound of SS will be passed on to others and will grow to form a much bigger intercontinental fan base. (个人来说,我希望这是一个开端。我们在当地建立了良好的联络以及歌迷基础,希望我们的音乐能被传递给更多的人,从而有个更大的国际化的歌迷群体)。



罗二佑:新单曲《惊极幻见》发行之后,乐队未来有什么计划吗?近期还有什么演出的计划吗?最后,请对惊叫基督或惊极乐迷们说些什么吧!


陈洁珺:我所熟悉的我们的乐迷好像年纪都已经不小了,很多也许都不听金属了。但是我还是想对你们说,去试一下老香斋的五仁月饼和ASM的Hydrasynth(合成器)吧。


田申:请密切关注惊极乐队不定期更新的演出动态,以及积极购票支持,人能来更好。


张毅:接下来就是新单曲首发的专场演出了,我们会在10月25日和10月26日在苏州和上海进行两场单曲首发专场。阵容方面我们还邀请到了日本的知名黑金属Ethereal Sin(天界之罪)和我们同台。年底我们还会参加号角唱片12月在北京和上海举办的众神复活音乐节。未来的话,还是想创作出更多的作品,改名字的目的也是想做出和过去不同的作品出来。《惊极幻见》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我们会继续用自己的音乐来表达我们的世界观。所以就请大家期待一个与以往不同的我们吧。


Mark:I/WE would like to play outdoor festivals.  I want to see thousands of people being emotionally driven by the Screaming Savior sound. (我和乐队全体成员希望明年能去参加一些户外的音乐节,我希望能看到上千的观众在现场能被惊极的音乐感染而引发共鸣)。


10月最新发行!惊极乐队首张单曲《惊极幻见》深度访谈

Post your comment

DEEP MOUNTAINS 深山乐队2019“平衡世界的意志”中国公路巡演
丹麦激流金属乐团Artillery的吉他手兼创始成员Morten Stützer离世